少一些“无效的医疗”

来源:中国国防报作者:陆开麟 申卫红责任编辑:乔楠楠2018-07-11 10:30

德国作家尤格·布莱克写了一本叫做《无效的医疗》的书。该书从多个角度阐述了一个主要观点:很多药是不该吃的却在吃;很多医疗是不需要的却在做;很多手术会使病人更痛苦却也在做。书中列举了胆囊结石、心脏支架、椎间盘等手术的案例分析,并直言有相当一部分病不治比治的结果更好,有时候治了反而会造成更大伤害。然而现实中,无效的医疗现象却比比皆是,不少人无能为力且习以为常。

细细分析,类似“无效的医疗”的情形在一些部队并不少见:一个单位一旦发生安全问题,往往是领导批示、机关开会、下工作组调查事情经过、查找原因、总结教训、提出对策、部队整改、形成报告、下发通报,一套完整流程。就像医生给病人检查诊断、吃药打针、做手术一样,把“治疗”程序当“疗效”。于是,很多时候工作组走了,隐形的问题还在那里,有的问题会随时间慢慢消化,而消化不了的就会隔段时间反弹发作。

纵观近年来一些部队发生的事故案件,常常是前脚发通报,后脚又出事,造成整顿连着整顿,检查挨着检查,但安全形势却没有得到根本扭转。大家都在问,这是为什么?对此,笔者认为需要弄清三个问题:一是各级究竟有多少工作不该做却在做?二是有多少没必要的会议还在开、文电还在发?三是今后可不可以尝试给工作一点“留白”,特别是给基层部队留下一点“自愈”的时间和空间?

用医患关系来类比部队安全的管与被管之间的矛盾,似乎有点夸张,但又很恰当。虽然领导机关和部队基层在保证安全上有共同目标,但是由于站的位置不同,在具体操作上思考的角度也未必完全一致。领导机关要求基层做的,未必是基层真正需要且能做到的;反之基层需要领导机关解决的,领导机关也未必都给予了正确解决。

思想是行为的先导。当前,部队各级抓作风转变取得显著成效,但一些深层次问题往往被表象所掩盖。有的片面追求所谓的政绩,受“有作为才能有地位”的观念驱动,部队遇事必须有动作,甚至要求动作越多越好,越细越好,时间一长难免变形走样。

安全工作纷繁复杂,如同人体经络一样,平衡一旦被打破,就会出问题。如果工作组只是短时间内把部队“扶起来、摆正了”,却没有时间“调养生息”,新的平衡就总也建立不起来,工作组一撤走,问题仍然接连不断也就不奇怪了。当前,随着军队改革深入推进,安全工作面临许多新情况新特点,各级不妨少一些“无效的医疗”,多一些“减脂肪”“壮骨骼”“强内功”的实际行动,带领基层部队在实现“三个根本性转变”之路上迈出更坚实的步伐。(陆开麟、申卫红)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
分享到

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