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集团军某旅探索改进传统作战计算模式

作战计算采用“新公式”

来源:解放军报作者:武元晋 海洋责任编辑:刘上靖2018-07-09 11:02

盛夏时节,第79集团军某旅一场合成营紧急出动演练拉开战幕。合成二营根据流程计划图,依次收拢人员、装载物资、启封装备,每个环节都精准到分秒,动作都规范到单装。

记者在现场看到,通过优化流程、创新手段和配套器材,单装启封、弹药装放等步骤耗时比以往明显缩短。该旅针对改革调整后的新编制体制,探索改进传统作战计算模式,部队练兵备战效能稳步提升。

改革调整后,合成营优化了编制,加强了力量。但由于部分官兵观念和思维没能及时转过来,改革之初并未显现出应有的优势。一次实战演练中,该旅合成三营由于对作战地域、机动能力等要素计算不详,错失依托有利地形对“敌”分割围歼的机会。营长耿振磊在反思中感到,这一仗败在作战计算还停留在传统兵力兵器对比、毁伤指标等求值计算上,完成对同一目标打击时不仅耗费大量的火力资源,还在一定范围内形成火力死角。部分官兵没有及时对照新体制、新模式转型换脑,作战计算经常出现“跟不上趟”的现象。

“信息化战争打的是信息数据,无战不算、不算必败,越是精算、越有胜算。”今年开训以来,该旅按照新大纲对作战计算提出的多项新要求,引导官兵熟记各类战术数据和技术参数,掌握作战能力、作战时间、作战空间计算的内容和方法,通过精确计算投入兵力、使用火力、弹种弹量,确保部队作战机动精确到点、兵力编组精确到班、弹药消耗精确到发、协同作战时间精确到秒。

“精算深算细算,必须结合战斗进程,在分析判断情况、提出作战筹划、组织协同动作、组织战斗保障等演练中深化。”战斗还未打响,较量已经开始。在营长耿振磊指挥下,指挥所的火力、通信、战勤等营参谋,对作战力量编组、弹药消耗、毁伤指标进行量化计算和具体区分,精确计算兵力投送数值、修订火力打击方案。通过计算,反坦克火箭、火箭爆破组、防化喷火组等火力编组被加强到攻击任务最重的中路突击队,与步兵同乘装甲车进入战场。

演练中,装步五连连长孙广宇突然发现侧方位有一坚固工事,根据火力计算,准确判断现有步战车弹药量不足以将其毁伤,只见他迅速将目标参数通报给营属迫击炮分队,一举将“敌”工事摧毁。火力连连长卢超深有感触地说,过去凭借炮手的经验进行射击,如今从捕捉目标、计算射击诸元到毁伤效能评估全由精准数据作支撑,新的作战计算模式释放了强大作战效能。(武元晋、海洋)

演训场心得

指挥员要“胸中有数”

■第79集团军某旅合成营营长 何洪涛

革命战争年代,毛主席在实施作战指挥时,一贯重视对敌我双方情况进行科学分析计算,强调各级指挥员要“胸中有数”。粟裕大将则有一个更加鲜明的观点:“打仗就是数学。”对于指挥员而言,越会精算战局,就越有取胜把握。当精确打击成为现代战争的基本作战样式时,更凸显出精算深算细算的重要性。

以往,“狠狠地打”“不惜一切代价”曾是我们一些指挥员的口头禅,作战重定性分析轻定量分析、多概略筹划少精准计算,只知术之为术、不知数中有术,致使作战筹划粗放,影响了实际打击效能。编制体制调整后,未来参与联合作战的兵种力量更加多元,平时组织实战化训练,必须精准计算投入兵力、运用时机、使用火器、弹种弹量,算清协同账,这样才能以合理的军事资源使用与耗费,达到最佳的作战效益。

新大纲准确把握现代战争制胜机理,把强化作战计算作为提高作战指挥能力的重点,引导指挥员在指挥打仗中学会用数据决策。我们应该在日常训练中依据新大纲,着力提升算的能力、改进算的模式,使精算深算细算成为各级指挥员的自觉行动,确保在未来战场做到“胸中有数”谋胜算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
分享到


博聚网